當前位置:智能 > 正文

當AR遇上隱形眼鏡 這真的不是游戲畫面?

2020-01-19 11:12:31  來源:獵云網

當我看向Mojo Vision增強現實隱形眼鏡的用戶界面時,除了眼前的現實世界,一開始我什么也沒看到。只有當我往外圍看時,才看到了一個黃色的天氣圖標。進一步觀察,我看到了當地的溫度,當前的天氣和一些預報信息。我朝9點鐘方向望去,一個交通圖標上覆蓋著一張簡易地圖,上面顯示了預計駕駛路線。在12點方向,我找到了日歷和待辦事項。而在我的視圖底部是一個簡單的音樂控制器。

當然,我并沒有真的戴Mojo的隱形眼鏡(該產品目前尚無演示計劃),而是通過VR頭戴設備查看了產品推出后消費者能夠看到的界面的實體模型。而重點是,Mojo的目標不是提供Magic Leap和HoloLens設備那種漂亮的全息圖,而是在您的世界里呈現有用的數據和圖像,并改善您的視力。這家初創公司將這種隱形眼鏡命名為“Mojo”,因為它想打造一種能夠賦予您的眼睛超能力的產品。

這個大膽的想法順應了發展趨勢。在未來十年里,我們的計算設備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個人化,更貼近我們的身體,甚至更貼近我們的身體內部。我們的眼睛顯然是在這種趨勢下科技研發的下一個目標。蘋果和Facebook等科技巨頭目前正試圖打造一款“增強現實”眼鏡,這種眼鏡足夠輕薄,可以長時間佩戴。但Mojo完全跳過了眼鏡的想法,選擇了一個更艱巨的目標,那就是把必要的微組件安裝到隱形眼鏡上。

該公司從2015年起就基于2008年的一些研究,開始致力于研發該產品。雖然該公司預計在未來兩到三年內不會將成品推向市場,但硅谷風險投資界的一些人認為它會取得成功。Mojo Vision已經取得了來自谷歌Gradient Ventures、斯坦福StartX fund、Khosla Ventures和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NEA)等公司1.08億美元的風險投資。

三年多的時間里,總部位于加州薩拉托加的Mojo一直對AR隱形眼鏡計劃進行著保密。一年前,我開始與該公司的主要高管會面,密切關注公司產品的發展,以及其將產品推向世界的戰略計劃。

視力困擾

Mojo Vision是由兩名硅谷老將提出的,他們都對以眼睛為基礎的技術有著濃厚的興趣,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視力都很差。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Drew Perkins此前曾共同創立了光學網絡公司Infinera(該公司于2007年上市)。此外,他還共同創立并出售了另外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一家名為Gainspeed的有線網絡架構公司。2012年,當他還是Gainspeed的首席執行官時,他患上了白內障,這是一種常見的視力疾病,導致角膜變得混濁。手術修復了他的遠視野和近視野視力,但使他的中視野明顯受限。

這段經歷讓他開始思考如何利用光學技術來矯正視力問題,甚至將一個人的視力提高到2.0以上。這也讓他開始思考如何投資自己的時間。Perkins送兒子去圣地亞哥上大學一年級的那天,他決定把自己的職業生涯轉向研究“仿生眼”概念是否真的可行。他開始出售Gainspeed(該公司最終被諾基亞收購),并休了一年假。

“我想,‘如何賦予人們這種超視覺?’”他告訴我。“一定有一種方法可以讓人們不用手術就能獲得更好的視力。”于是,他的企業家頭腦開始思考,是否有可能通過提供這種技術來賺錢。

Perkins當時并不知道,前Sun Microsystems的高級工程師Michael Deering一直在思考一些同樣的問題。在2001年離開Sun之前,Deering已經在人工智能、計算機視覺、3D圖形和虛擬現實領域建立了聲譽。他的視力也很差。在離開Sun之后,Deering花了十年時間解決了聚焦微型顯示器的所有問題——無論是隱形眼鏡還是植入眼睛的視網膜。通過他的研究和模擬,他找到了關鍵問題的答案——這從源源不斷的專利中可見一斑。

在那期間的大部分時間里,Deering一直在咨詢前Sun首席技術官Greg Papadopoulos(他現在是NEA的一名風險投資家),試圖利用自己的工作創辦出一種產品和一門生意。NEA也投資了Gainspeed。2015年10月,Perkins來見了Papadopoulos ,談論起仿生眼概念的可能性,Papadopoulos對此很感興趣。會議結束時,他把Deering的事告訴了Perkins。由于顯然存在某種潛在的同步性,三個人見了面。

在Deering闡述了他一直在做的工作之后,Perkins感到很亢奮。“我記得當時我說,‘哇,他居然做了這么多,’”Perkins說。“他掌握了這項工作所需的現有技術。”于是,Deering成為了Mojo Vision的首席科學官。

憑借Deering十年的科學研究經驗和Perkins在光學技術產品方面的經驗,這個想法現在已經具備了發展成為一家公司的關鍵所在。Mike Wiemer作為斯坦福大學博士(此前他創立了一家太陽能電池公司),加入公司,成為第三名聯合創始人,并擔任首席技術官一職。

到了2015年秋天,Perkins、Deering和Wiemer已經證實了他們的想法。他們以“Tectus”的名字進行合作,這是他們在隱身模式下使用的綽號。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他們充實了商業計劃。當他們將計劃提交給NEA時,這家投資公司投資了75萬美元的種子資金。此外,Perkins自己也投資了75萬美元。

Papadopoulos告訴我,在那之前,關于眼掛式LED的整個想法基本上都是理論層面的。Deering已經解決了這些數學問題,并進行了一些模擬,但構建一個真正的產品是另一回事。這需要一些特殊才能才可以做到。Perkins說,他在蘋果、亞馬遜、惠普和谷歌等公司找到了首批新員工。他們被要求發明一些以前從未被創造過的東西,使用Papadopoulos所說的“來自未來召喚”的技術。

鏡片里有什么

我甚至想象不到顯示器有可能比一粒沙子大不了多少。但它就在那兒,在顯微鏡的觀察下,展示著一張愛因斯坦向我伸出舌頭的照片。這是Mojo最新的、最小的顯示器,它將7萬像素壓縮到不到半毫米的空間中。

此顯示器是Mojo鏡頭的核心。它直接位于瞳孔的前面,因此它將光線投射并聚焦到眼睛后部視網膜的特定區域。顯示器很小,離得很近,眼睛幾乎看不見。至少在研發之初,它就更注重實用而不是美觀。

顯示器將光線聚焦在眼睛后部視網膜上一個被稱為中央凹的微小凹陷區域,我們用它來探測我們面前物體的細節。這個小小的凹陷只占視網膜面積的4%到5%,但它包含了絕大多數的神經末梢。它有大量的感光細胞,能夠將光轉化為電化學信號,然后通過視神經傳遞到大腦的各個視覺中心。從中央凹向外移動,這些感光器的數量和密度迅速而穩定地減少。我們將視網膜的這些分辨率較低的區域用于周圍視覺。

所有這些視覺科學知識都解釋了為什么Mojo的顯示器是實用的。Mojo顯示器將光線直接注入視網膜上最能看到光線的那一小部分區域。而且因為中央凹有很多感光器,所以顯示器只需要較少的能量和光線就可以傳輸圖像。

除了顯示器,Mojo鏡片還將包含一系列配件。第一個版本將包括一個微小的基于ARM的單核處理器和一個圖像傳感器。后續的版本將增加一個眼球追蹤傳感器和一個通訊芯片。首先,鏡片將由鏡片內的一個微小薄膜固態電池供電。Sinclair說,電池應該可以使用一整天,可以在一個類似AirPods的小盒子里充電。最終,這種隱形眼鏡可能會通過一個像項鏈一樣松散地掛在脖子上的薄薄的裝置來無線獲取能量。這種隱形眼鏡還將依靠智能手機或其他設備提供的互聯網連接來實現某些功能,比如發送和接收數據。

讓AR運用到工作中去

像任何形式的增強現實眼鏡一樣,Mojo的工作只是部分與技術有關。在11月的一次對該公司的訪問中,我看到了公司正在為一群特定的客戶開發產品:消防員。

戴上VR設備觀看早期原型演示時,我看到了我剛進入的燃燒建筑物的平面圖。在煙霧彌漫的房間里,黃色的線條勾勒出桌椅的輪廓,圖形符號標記了其他消防員的位置——即使他們與我隔著一堵墻。視圖頂部的數字顯示了我的氧氣瓶液位、通信信號強度和其他數據。若警報開始閃爍,這意味著我應當離開建筑物。

Sinclair告訴我,這個AR界面“能讓消防員在沒有時間拿出手機的情況下,拿著水帶或其他設備時就可以看到有效信息”。

在Mojo開始與市場主要通信技術提供商摩托羅拉進行交談后,其對為急救人員制造AR隱形眼鏡更有興趣了。Mojo一直在與摩托羅拉合作,以開發一套功能,這可能會在適當的時候為消防員和其他救援人員帶來關鍵信息。摩托羅拉的風險投資基金也投資了Mojo。Sinclair告訴我,Mojo正在和美國國防部討論軍方的一些類似情況,但未透露相關細節。

此外,Mojo還想為服務行業的人設計鏡片。Sinclair描述了一個用例,在這個用例中,酒店禮賓人員可以根據從數據庫中調用并顯示在鏡片顯示器中的數據,無縫地識別和迎接到來的客人。

然而該公司表示,Mojo鏡片的第一個版本將在兩到三年后上市,它很可能是一款基礎機型,為視力有障礙的人提供核心功能。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全世界有2.85億這樣的人。

這些鏡片可以用于患有各種視網膜退化的人,以及患有老花眼的人。例如,Mojo鏡頭可以檢測到遠處路標上的文字,并將其清晰地顯示出來。它們可以放大物體或將其投射到仍然可以清晰看到的視網膜部分上。這種鏡片可以幫助人們通過改變物體的色調或顏色之間的對比度來檢測他們面前的物體。隱形眼鏡還可以在佩戴者視野內難以看到的物體邊緣上疊加圖形線條。

對一些人來說,這可能會改變他們的生活。“我們可以為他們提供必要的移動工具,”Mojo的醫療設備副總裁Ashley Tuan說,他是在該公司工作的四名驗光師之一。“他們只是想感覺自己很正常。他們不希望人們同情他們或利用他們。”

Sinclair告訴我,每一對Mojo鏡片都將提供視覺增強功能,并增加了一套定制的增強現實功能,以滿足特定垂直市場的需求。

一年前我第一次見到Mojo的時候,它還在非常專注于開發隱形眼鏡的技術,其產品與特定市場相匹配的計劃似乎有些不穩定。從那以后,該公司更加專注于開發視力輔助功能,理由很充分:該公司表示,當它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提交隱形眼鏡時,受到了熱烈歡迎。由于FDA認可了該產品幫助視障人士的潛力,它將Mojo納入了其“突破性設備”項目,該項目提供了一個發展計劃圖,旨在讓這種隱形眼鏡成為一種醫療設備。

到目前為止,Mojo在獲得認證的過程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它已經開始了一些需要證明隱形眼鏡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但還需要在真正的臨床試驗中進行測試。Sinclair說,這些測試在未來幾年內不會開始。去年12月初,我參觀了該公司,當時該公司剛剛獲得了機構審查委員會的認證,允許員工用自己的眼睛測試Mojo隱形眼鏡——所以,我沒有準備好親自試用Mojo隱形眼鏡也是情理之中。

最終面向消費者的鏡片

Mojo計劃在開始銷售它的視力輔助和垂直市場鏡片后,才準備為普通消費者生產鏡片。與其他版本的隱形眼鏡一樣,消費者化身將把有用的數字信息呈現在佩戴者的視野中,幫助他們完成任務。但是這些信息更多的是關于生活而不是工作。例如,如果你要離開機場——也許你的手拿滿了行李——顯示器可能會顯示指向停車場方向的箭頭。如果有人按你家里的門鈴,顯示器可能會顯示一個人站在門廊上的畫面。

無論戴Mojo隱形眼鏡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驗光師都將扮演分銷和把關的關鍵角色。他們需要測量準佩戴者的視力和眼球形狀,然后將信息發送給Mojo,Mojo將制作定制鏡片。

它必須做到保護你的隱私,它需要是安全的,值得信任的。”

驗光師的參與也有助于建立對Mojo及其產品安全性的信任,這一點至關重要。畢竟,Mojo將會要求人們把一塊飽含科技元素的塑料直接貼在眼球上。FDA的批準也應該朝著同樣的目標走很長的路。

用戶不僅要相信Mojo,還要相信他們的數據去向。人們很快就會意識到隱形眼鏡的潛力,它可以收集他們眼睛所關注的所有事物的信息,包括產品、地點、政治廣告和人物。Mojo需要向用戶保證鏡片不會記錄這些數據,并與廣告商或政府共享。Sinclair表示,這些鏡片唯一能記住的就是他們可能不得不再次識別的人臉,但即使是這些數據也只會存儲很短的時間。

或許更有問題的是,需要對這項技術的隱私性深信不疑的不僅僅是佩戴者。與佩戴者有過接觸的人可能也會擔心他們會被記錄下來。這同樣也是谷歌眼鏡的一個問題,但佩戴谷歌眼鏡時,其他人尚且可以看出你戴的是什么。而如果使用隱形眼鏡這種技術,隱私問題可能會更麻煩。

在數字時代,公眾對于隱私的合理預期的看法正在演變,但Mojo的產品最終進入消費者市場時,將會有大量的教育和保障工作要做。Sinclair敏銳地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曾在極其注重隱私問題的蘋果工作。事實上,我一年前第一次見到他時,他正在談論隱私問題。“Mojo隱形眼鏡必須能夠保護你的隱私,它需要是安全的,值得信任的,”他強調說。

推薦閱讀

Twitter CEO與馬斯克隔空對話:如何整頓社交網絡?

北京時間1月17日下午消息,Twitter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周四向特斯拉公司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請教了如何整頓社交網絡。馬斯 【詳細】

唱吧App新版本被指涉嫌抄襲

一款在社交平臺風靡一時的在線K歌App,如今卻卷入了抄襲風波。近日,唱吧上線10 0版本之后,和另一款彈唱App唱鴨爆發了口水戰,唱鴨指責唱 【詳細】

陳智宏被曝曾賣房給員工發工資

據開源中國社區技術負責人巴拉迪維爆料,開源技術社區比較活躍的技術專家陳智宏的家人通過陳智宏的朋友圈發布信息,稱陳智宏近期因壓力太大 【詳細】

歐盟等法規成熟考慮5年內在公共區域禁AI面部識別

1月1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路透社看到的提議書顯示,歐盟正在考慮最長五年內在公共區域禁止面部識別技術的使用,以便有時間研究如何防 【詳細】

以色列生物物理學家:數學模型可預測抗生素療法成敗,有助提高患者治愈率

一個由以色列生物物理學家和醫生組成的團隊日前表示,他們開發出一種數學模型,能預測某些抗生素療法的成功或失敗,從而幫助醫生準確選擇針 【詳細】


聯系我們:435 203 [email protected]
科技新聞網版權
电脑上那些可以赚钱是真的吗